杨素馨忽然想明白了,这层楼的主任怕是已经从争吵中了解到了这件事情的始末。

  他过来不讨好不说,而且关键现在宁家是宁康得势!

  宁家作为东华医院的股东,他一个主任医师,还指望升迁呢,不讨好一下宁康,难道还讨好宁征一个不成?

  今天这场面,怎么看张文丽都不会吃亏,吃亏的只能是杨素馨。

  而且张文丽再胡闹,到底也是宁康的老婆,她不会真的跟某些无赖大妈一样不顾一切后果,她只是撒泼出气,不会真的闹出什么事来。

  那他就不如磨磨洋工,让张文丽气顺了,岂不皆大欢喜。

  这一刻,杨素馨深深的感到自己的无助,因为宁征现在这个样子,她在宁家处处受欺,这些人哪怕表面上恭敬,暗地里却都在给你使绊子,以至于杨素馨悲哀的发现,她即便想打电话找人帮忙都孤立无援。

  宁家唯一主持公道的是老爷子,可她能因为这点口角就打电话给老爷子么?

  “我告诉你杨素馨!今天这事儿没完!我儿子脑袋但凡有一点损伤,你儿子就等着进少管所吧!”

  张文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一条腿斜伸出去,冷笑着说道。

  看到杨素馨如此受气,又打了宁征的护工,张文丽的气儿也顺了一点,今天到此为止,毕竟这事儿是宁直做的,她真正要搞的是宁直。

  她要让宁直付出代价!这件事不是很容易,毕竟宁直有宁老爷子罩着,她要顶着宁老爷子的压力,就只能通过宁康在宁家的能量。

  就算宁康不行,宁子烨还是宁家继承人的身份,老爷子总不能对这一点也置之不理。

  张文丽已经打算去宁老爷子面前哭闹了,不过在此之前,还要弄清宁直到底用了什么卑鄙手段。

  “你去查一查,宁直这个小畜生到底是怎么害我儿子的,用了什么手段?起因是什么。”

  “是的夫人。”保镖赶紧去打电话了,刚才他没对杨素馨动手,就怕是已经被张文丽记了一笔了。

  要是这点小事要是都办不好,那他真的要卷铺盖回家了。

  “宁康这死鬼,也不知道去哪儿了!”

  张文丽有些气急败坏的自言自语,他打算再看看儿子,就去找老爷子闹,但宁康居然不在医院,这个紧要关头,他竟然找不到人了,电话也打不通。

  现在张文丽很担心的就是儿子是不是被打傻了,可医生就是一口咬定,宁子烨的头并没有受伤,ct和脑电图都做了,一切正常。

  “叫孙医生来,我再问问他。”

  张文丽正吩咐自己弟弟呢,忽然发现了电梯间出来了两个人。

  他们是老爷子的两个侄子,是老爷子已故哥哥的儿子。

  老爷子当年创业,他哥哥在老爷子最难的时候,借了老爷子一笔钱,那可是他哥哥的攒下来的老婆本。

  这份情,老爷子一直记着,就是可惜他哥哥生病死得早,老爷子还没发达起来就去了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天道编辑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也曾嗜你如命又名只为原作者蚕茧里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蚕茧里的牛并收藏天道编辑器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