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雾之上的宏伟宫殿内,克莱恩伸出右手,轻敲起斑驳长桌的边缘,无声自语道:

  “图铎王朝的五大家族是阿蒙、亚伯拉罕、安提哥努斯、雅各和塔玛拉……帮助亚利斯塔.图铎成为‘血皇帝’的是亚当、阿蒙、亚伯拉罕等天使之王……

  “这是否可以推断,图铎—特伦索斯特联合帝国时期,站在亚利斯塔这双执政官之一身边的有阿蒙和亚伯拉罕?

  “如果真是这样,‘血皇帝’亚利斯塔.图铎最开始没想转途径,秘密修建陵寝时,应该会找阿蒙、亚伯拉罕、安提哥努斯之一或者之几帮忙,而伯特利.亚伯拉罕是‘门’先生,掌握着‘学徒’途径,论起‘传送’,真神可能也比不上祂……

  “所以,图铎遗迹的‘定点传送’有没有可能是伯特利.亚伯拉罕布置的?

  “概率很大!

  “嗯,只有‘门’先生这种位格的大人物才能让秘密遗迹的进出达到类似程度,让我在灰雾之上的占卜都无法定位,让执掌隐秘的天使也难以直接渗透入内……”

  思绪纷呈间,克莱恩越来越倾向于自身的猜测是接近真实的。

  不知道“门”先生有没有留下相应的资料,提供准确的定位信息或者另外的进出方法?这又得让“魔术师”小姐询问她的老师了……

  哎,真希望“魔术师”小姐尽快成为“旅行家”,这样她就不用靠写信才能和她老师联络了,可以直接“传送”过去,额,她现在也行,但‘记录’那么多次“旅行”本身也会吓到她老师,引来怀疑,真是麻烦啊……

  如果亚伯拉罕家族没有遗留的记载,难道要尝试与“门”先生对话?这,不仅麻烦,而且危险……最重要的是,“魔术师”小姐还没到序列5,每次都听不清楚,更没法回应“门”先生,我又不可能把她变成我的秘偶,或者降临附体到她的身上……克莱恩在最初拉“魔术师”佛尔思到灰雾之上时,有认真考虑过自己序列提升后,通过这位小姐与“门先生”交流的问题,后来,了解得越多,越是畏惧,越发不敢冒险。

  而且,他目前所在的层次也缺乏足够有效和安全的手段。

  念头一阵起伏,克莱恩忽然轻轻叹了口气,吐出了一个单词:

  “耐心……”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大海之上,某个海盗较为活跃的岛屿内。

  佛尔思端起玻璃杯,颇为期待地抿了口透明无色的液体。

  她的脸庞随之皱了起来,仿佛品尝到了什么难以下咽的食物。

  “呸,这种烈朗齐也太劣质了吧,为什么他们喝得那么开心?”佛尔思放下酒杯,抬起右手,在嘴边扇了扇风,小声咕哝了两句,“除了酒精含量够高,它完全没有别的优点,对了,还有便宜!”

  喝了口另一个杯子装的冷水后,佛尔思拿起钢笔,在一册质量相当差的笔记上写道:

  “这里的海盗只追求烈酒,且注重价格,对他们来说,喝得醉醺醺的比一切都重要。

  “我认识的三位海盗朋友告诉我,这个港口城市是他们自己修建起来的,最初,他们在这里停泊船只,藏匿收获,安置家眷,后来,陆续有破产者、冒险家、逃避税收者流落到这里,定居了下来,并在岛内开荒种植,修筑房屋,再后来,一个交易市场形成,海上的商人们就像闻到了鲜血味道的鲨鱼蜂拥而至。”

  写到这里,佛尔思抬起脑袋,望向蜷缩于墙角的三个海盗:

  “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  那三个膀大腰圆的海盗同时颤抖了一下,哭丧着脸道:

  “没有了,真没有了。”

  ……不得不说,模仿“世界”先生的姿态对付海盗,感觉真不错……佛尔思暗自感慨了一句,摇了摇头,收回目光,继续写道:

  “这里的风气很开放,女性们如果看上了哪个男人,一样可以开价,同样的,男人看上了男人,女人看上了女人也可以,据我的三位海盗朋友讲,漂泊于海上时,因为漫长的压抑和无聊,免不了有人尝试禁忌行为,在这方面,他们很诚实,各自描述了自己的经历……

  “另外,他们让我知道了一些过去不敢相信的事情:海盗们竟然崇尚民主和公正。

  “这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,但仔细想一想,似乎也不难理解,至少他们没说自己追求正义。

  “那三位海盗朋友对此的解释是,当个人加武器没有绝对的,碾压的实力时,海盗船上肯定是多数胜过少数,而且,驾驭一条大船是需要很多人协作的……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就导致海盗团队非常讲民主,被手下投票驱逐甚至干掉的船长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位。

  “我想,如果船长有了绝对的实力,海盗团肯定会发展出另一种形态。”

  写到这里,佛尔思又抬头望了眼窗外,只见湛蓝的天空和白色的云气下,一栋栋或木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诡秘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也曾嗜你如命又名只为原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潜水的乌贼并收藏诡秘之主最新章节